當前位置:100EC>金融科技>“助貸”二八分流:大機構銀行搶 小機構變現兜底
“助貸”二八分流:大機構銀行搶 小機構變現兜底
發布時間:2019年09月12日 09:58:26

(網經社訊)近期,多家上市金融公司公布了財報。財報顯示,助貸業務慢慢成爲了它們盈利的核心。

這無疑振奮了人心。助貸是不是金融科技的最佳轉型之路?

盡管大家摩拳擦掌,但事實上,整個助貸行業正在陷入嚴重的二八分流。

頭部的平台,資金多得接不過來,甚至要貨比三家。

而中小平台卻不得不“變現兜底”,跪求合作。它們的利潤被不斷擠壓,夾縫求生。

一波助貸機構已在二八市場的擠壓下,倉促離場……

1、兜底之殇

最近的行業寒意陣陣,而助貸,似乎成了行業最後的救命稻草。

到底什麽是助貸業務?截至目前,沒有官方文件的界定。

業內普遍認爲,助貸,就是金融科技公司給傳統金融機構的貸款業務提供導流、風控甚至運營等服務。

這個模式,早在2016年現金貸爆火的時候,就風行一時。

只是當時,助貸除了提供這些服務之外,還要承諾“兜底”。

具體的玩法是,助貸機構向銀行繳納一筆保證金,銀行在保證金基礎上,提供10到25倍的杠杆資金用于放貸。

比如,繳納1億的保證金,就放款25億。

出現壞賬時,銀行會先從保證金裏扣,當保證金不夠時,助貸機構還要補上。

這個模式就相當于銀行只提供資金,完全不管業務,在做坐等收錢的“資金批發”生意。

“一個金融科技公司,根本沒有兜底能力,這就像是銀行給這家公司直接授信了25億。”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業務負責人佐爲覺得,這個模式風險極高。

監管很快看到了這一模式的弊端,並在2017年年末,禁止了這一模式。

“助貸”這個詞,一度成了負面詞彙,被認爲是“兜底合作”的代名詞。

“早期的助貸業務,因爲風控黑箱式兜底而被汙名化了。”融慧金科聯合創始人張羽表示。

不知爲何,媒體和一些公司又把這個詞翻了出來,賦予了它新的意義。

實際上,現在的定義和原來的“賦能”的定義,基本相似。

在大家再次如火如荼地討論助貸的時候,原來的“兜底”風,再次卷土重來。

行業將其稱爲“變相兜底”。

比如,最近,履約險火了。

所謂履約險,是指如果借款人出現壞賬,保險機構就來償還本金,甚至還會償還一些利息。

通常情況下,助貸機構會預先給這些保險公司交10%到30%的保證金。

“保證金的多少,主要根據資産質量來決定。”佐爲表示。

如此來看,這和原來的兜底模式並無區別,只是以前把保證金給銀行,現在給了保險公司。

“這就是變現兜底,保險只是一個增信通道。”多位業內人士坦言。

當然,資産真出風險了,助貸機構給保險機構的那點兒保證金,也兜不住底。

“保證金高了沒人願意交,低了不夠兜底,這個産品有些雞肋。”多位業內人士這樣認爲。

而且,保險一直是強監管的行業,很多“創新”都是在鋼絲上跳舞。

一些履約險被點名後,金融科技公司又開始尋找新的兜底方式。

兜兜轉轉,爲何金融科技的助貸就走不出“兜底”的這個怪圈?

2、二八分流

誰還在爲助貸兜底?

實際上,這麽操作的,大部分是中小金融科技公司,還有一些突然轉型過來的玩家。

今年P2P暴雷潮之後,大家基本上都將助貸視爲最後的救命稻草。

“助貸准入門檻不高,模式又好複制。如果平台轉型快,一個月就能上手業務。”佐爲稱。

門檻看似低,但要深入下去,卻會發現並非如此。

“很多P2P公司來找我們搞助貸,但是大部分我們都拒絕了。”一家城商行的業務負責人陳昂稱,它們沒有穩定流量,風控能力也未被市場證實,金融機構不會貿然與其合作。

至于那些魯莽轉型的“新兵”,陳昂更不想陪它們練手,“搞不好我們還要交學費”。

爲了談合作,這些平台抛出來的唯一的解決方案,就是兜底。

“它們找各種方式兜底,比如保險、擔保,但即便這樣,我們都嫌風險高。”陳昂覺得,如果這樣操作,有一天風險真來了,這些機構也兜不住。

而這些兜底操作,更加劇了助貸平台的艱難。

“原來只有資金方與助貸機構分潤,”佐爲坦言,現在,資金方、擔保方、助貸機構三方坐在一起平衡利益。

而一些擔保方,是會對每筆貸款做判斷的,“因爲出現壞賬,擔保公司就要兜底”,佐爲稱。

所以,一些用戶不僅會被資金方查一次征信,還要被擔保公司查一次征信。

“如果看了曆史數據,發現用戶資質差,兜底費就要增加。”佐爲表示。

任何增信方介入後,都會收3%左右的手續費。

一些擔保公司甚至獅子大開口,“它們的分潤能達到4%”,佐爲表示。

“助貸平台的利潤也就幾個點,這些擔保機構再抽完水之後,助貸基本不用幹了。”佐爲坦言。

在轉型而來的“新兵”之外,中小金融科技平台也面臨同樣的問題。

它們的話語權缺失,只能“跪求”合作。

“一些小的助貸平台已經退場了。”多位知情人士透露,找不到穩定的資金方,助貸機構活不了太久。

盡管魯莽轉型玩家和中小玩家活得艱難,但頭部的平台資金多得接不完,還要貨比三家。

“兜底?我們是不可能兜底的,現在來找的資金方都在排隊。”一家頭部金融科技公司的資金對接人周明浩稱。

周明浩還會比價,看誰能成爲合作方。

“我們掌握了大量的流量,風控能力又強,在資金方面前,有十足的議價權。”周明浩稱。

他們輸出的是一套標准化的系統和字段,資金方不能提別的要求,給錢就是了,“不接受任何意見”。

而一些資金方,甚至入不了他們的法眼。

“我們現在主要和銀行合作,信托等平台找過來,我們不聊。”周明浩稱,這是因爲信托的資金成本,一定比銀行高。

一家信托公司的消費金融負責人透露,在金融科技發展的早期,他們曾經和一些公司合作過,如今對方都“長大”了,不再願意繼續合作。

現在哪些金融科技公司在金融機構面前擁有話語權?

一類是入局比較早的老牌助貸機構,它們和金融平台磨合多年,也建立了信任。

而第二類,就是流量巨頭。

它們手握流量,“姑娘不愁嫁”。

助貸市場正在形成嚴重的二八分流,頭部公司撐死,中小平台餓死。

3、剩者爲王

面對二八分流如此明顯的市場,佐爲已開始質疑,助貸是不是一個好的轉型方向。

“助貸領域主要有三大法寶,分別是資金、流量和風控。”張羽稱,誰掌握的法寶多,誰的話語權就大。

很多助貸機構認爲,只要掌握了流量和風控,就能在助貸業務中崛起。

先來看風控。

很多現金貸平台原來最常用的風控方式,就是“爬取通訊錄”。

但這些違規的風控方式,傳統金融機構往往無法接受。

“現在很多金融機構自己也會過一次風控,慢慢的,它們可能會完全獨立地來做風控,放棄助貸的風控。”佐爲稱。

盡管短期內助貸的風控還很重要,但長遠來看,金融機構可能更傾向于“自建”。

因爲,風控是金融的核心和命門。

再來看流量。

流量,被很多助貸機構視爲最核心的競爭力。

“但並不是所有流量,都適合助貸業務。”張羽認爲。

比如說,P2P轉型過來的玩家,大部分流量是P2P貸款用戶,實際利率擦邊36%,這些流量在新的助貸模式下沒有什麽價值。

而一些從現金貸轉型過來的玩家,用戶大部分是底層的借貸用戶。

但正規金融機構接受的利率,是在36%,甚至在24%之內,接受這個利率區間的用戶,和現金貸的底層用戶,完全是兩個群體。

這樣的流量過來,大部分都會被正規金融機構拒掉。“某銀行的通過率只有15%。”一位業內人士稱,這樣的流量,都很難覆蓋助貸機構的運營成本。

張羽認爲,只有合規、精准、穩定的流量,才能滿足助貸需求。

但值得注意的一點是,很多金融機構也開始意識到,助貸這個模式對它們的打擊。

“很多金融機構都處于三無狀態:無利潤、無用戶、無品牌。”張羽稱。

深藏在助貸機構背後的金融機構,正在淪爲純粹的資金方。

利潤不高,也沒有自己的黏性用戶,甚至連誰提供的資金,用戶都不知道。

面對這種被“挾制”的現狀,一些金融機構正在籌劃自建品牌和流量。

“我們正在考慮收購一個金融科技團隊,搭建一個自己的品牌。”一家信托公司的負責人透露。

助貸業務在二八分流,金融機構也在二八分流。

城商行、農商行,還有一些信托機構,也很難在助貸中分得一杯羹。

“似乎整個金融市場,都是頭部活得好,中底部在掙紮。”佐爲稱,也許中小助貸平台和中小金融機構,會在殘酷競爭中,找到新的合作方式和生態。(來源:一本財經)

“十一”黃金周落幕,在線旅遊平台消費投訴也隨之增加。據“電訴寶”(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台)顯示,涉及投訴較多的平台有途牛、同程旅遊、藝龍、攜程、飛豬、去哪兒、馬蜂窩、走著瞧旅行、聯聯周邊遊、世界邦旅行、俠侶親子遊、騎驢遊、小豬短租、旅劃算、微旅、igola騎鵝旅行、鉑濤旅行、驢媽媽旅遊、青芒果旅行網、發現旅行、訂房易、周末酒店、愛彼迎、愛訂不訂等。如您有這方面侵權遭遇,請訪問“電訴寶”在線投訴維權。

【版權聲明】秉承互聯網開放、包容的精神,網經社歡迎各方(自)媒體、機構轉載、引用我們原創內容,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;同時,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産權,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將版權疑問、授權證明、版權證明、聯系方式等,發郵件至law@netsun.com,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、處理。

【關鍵詞】助貸銀行機構
平台名稱
平台回複率
回複時效性
用戶滿意度